小蝌蚪视频在线下载APP

一连半个月的功夫,王升在树干仙殿附近徘徊,并未去中层截击闯阵者,反倒是带着瑶云不断在神木附近探查、勘测。

瑶云虽对阵法有所研究,但她在瑶池修行时也只是抵达了天仙境,虽擅阵法,却也看不懂此地深层阵法的布置。

“这里肯定有一套我们无法参透的大阵,”瑶云道,“我能隐隐感觉到,地下这株神木的根茎交织成了一个阵势,似乎就是与生灵死气有关。”

神木凋零,由死化生。

这八个字越品越觉得‘含义’惊人。

神木为何会凋零,又是谁由死化生?

这由死化生又当何解?是指得有人复活,还是指得生死转化?对自己师姐会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?

王道长越体悟这八个字,越是觉得这里面信息量惊人;再结合此地大阵开启之后的种种异常与反常……

该不会,自己和师姐误打误撞,在青华帝君所布置的重重算计中插了这么一脚?

此时能让王升稍感心安的,也就是师姐的安问题。

前世的华卿仙子是青华帝君视若儿女一般的亲传弟子,而青华帝君身为四御之一,自身品性也被人不断颂扬;哪怕真的因天人五衰,无奈之下改了大道,也没理由会伤害师姐这个现在能找到的唯一弟子……

“莫要多想了,”瑶云将铜镜递过来,“其实与其在此地多想这些,不如出去问一问心月星君。”

甜甜素纯的秀美风采

“怎么问?”王升苦笑道,“诸葛林前辈成了我们的愿想,师姐更是得了不知多大的好处,咱们去质问这背后是否有其他算计?

没这个道理。

师姐虽在殿中,我也在此地,但总感觉,我们两人只是旁观者罢了。”

瑶云叮嘱道:“还是要提前相好第二条退路。”

“自然,”王升拿着铜镜看了几眼大阵内外,心中的烦乱也稍微退却了些,带着瑶云朝中间环区而去。

这段时间他一直没去搞截杀,倒是有一些落单之人,也已经有七八人已经开始接触内层大阵的阵壁,开始寻求破阵之法。

到了此时这个‘阶段’,难缠的对手也是越来越多,甚至此前与王升交手过的那名专修肉身的莽汉,之前也浑身失血被人追杀数百里。

倒也是真的不能小看了天下英豪。

站在树冠中,王升凝视着下方某处湖泽旁激战之地,仙识锁定在了两名男修身上。

右手一招,瑶云化作无灵剑归于掌心;

左手按压,层层劫云开始在身下凝聚。

片刻后,湖边的激战分出了胜负,王升这次针对的那两人,此时自然是这场斗法的赢家。

趁着下方还在纠缠,王升身影没入劫云,迅速压下,与不远处正飘来的三朵黑云,刚好形成了四面包夹之势。

这两名男修本有机会逃走,但他们见黑云还有一段距离,且实在舍不得那些还未来得及收取的战利品,就多耽误了片刻……

能抵达此地的高手,其家底通常十分丰厚,尤其是那些展露衰老之相的‘天仙卡死’,每一个都算是小型的‘移动道藏库’。

王升截杀这些修士时,如果时机允许,也会收走这些战利品;

而通常,周遭有修士注视时,王升都会选择对这些战利品视而不见,维持自己‘守阵之灵’的神秘感。

雷霆砸落,一剑先行,王升暴起发难,一人直接殒命,这场截杀也就没了什么悬念。

这次依然选择不去动那些储物法宝,王升借雷光闪冲入劫云之中,而后驾着少许劫云飘然而去,只留下这片湖泊旁的一片狼藉。

雷劫过后,几朵黑云飘散,立刻又有几道身影冲到此地,围绕那几件储物法宝,再次爆发一场乱战。

此时的王升已经‘赶场’去了另一个方向,在树冠中留下一线火光,借着那面玉牌,自由穿梭于第三道大阵内外。

如此,又七日,王升再斩十余名高手,被击退了两次,无功而返六次。

内层大阵之外,已经有百多身影,他们分布在各个方向,开始不断尝试破阵之法。

而中间环区之中,修士数量早已有数万,甚至还有一些真仙也跟在后面偷偷混了进来,争斗日渐增多,那些藏着药灵和宝物的禁制也开始不断被攻破。

似乎,青华帝君道承的归属,很快就会有着落。

王道长的截杀工作,又陷入了困顿期,他无奈之下,也只能让瑶云守着铜镜找机会,自己也开始打坐修行,消化着一场场大战给自己带来的诸多感悟。

就这般,王升修行几日就外出活动几日,中间环区的修士数量越来越多,王升的剑道感悟层层拔升,而内层大阵巍然不动。

外面之人自然不知道内阵开启的条件,那‘神木凋零’之景,不知多久才会发生。

……

“奇怪,师爷怎么交待了这种奇事。”

大阵外侧,一处角落中,穿着一身淡紫长裙、披着黑色斗篷的林飞瑶,有些小心翼翼的取出了怀中的锦盒。

打开锦盒,一条看似平平无奇的吊坠出现在眼前。

林飞瑶记得,自己师爷文生真人将这锦盒交给自己时,那目光之复杂、眼神之不忍……

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

她不敢大意,仙识朝着周围反复探查,并没有发现有人活动。

甚至,为了保证她能顺利完成这项使命,文生真人给了她几件灵宝护身,但要她做的事却是十分简单。

进入此地,随便找个没人的角落,捏碎这吊坠。

林飞瑶的师父,是文生真人的六弟子,因炼丹炼药之事,与门内几名炼丹师起了冲突,一气之下远走他乡,临终之前收徒林飞瑶。

她离开天风门之后不知该去往何处,最后就本着‘过来投靠一下也没什么’的念想,进入了启灵仙宗修行。

在这里,林飞瑶却是寻到了自己此前从未有过的安感与归属感。

所以,她在突然见到王升时会有些慌乱,不断抢话,怕王升说出他们之前的恩怨,影响自己在启灵仙宗今后的‘出路’。

但说实话,像她这般水准的炼丹师,在启灵仙宗并不起眼。

修为不起眼,炼丹水准打肿脸充胖子,也只敢说自己是‘中上’水准。

“这次,为什么掌门会直接找到我?”

林飞瑶轻轻吸了口气,两根手指捏在了吊坠之上,而后轻轻摁下。

咔的一声脆响,这项链如同普通的琉璃材质一般,直接被她捏碎,其内竟有浓郁的生机涌出,但这些生机还未完展开,地面就传来了一股莫名的震动。

一抹十分虚淡的身影浮现,低头看着林飞瑶。

林飞瑶道心一紧,抬头注视着这身影,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,但却不知具体是什么。

‘向内来吧。’

心底突然泛起了这般话语,那身影轻轻一闪,瞬间不知所踪。

自己,刚才做了什么?

她有些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吊坠,却见这吊坠正缓缓‘溶解’,很快就化作了粉末消散在风中。

向内?

林飞瑶扭头看向了大阵深处,略微迟疑。

师爷叮嘱过,她做完这件事,在里面闲逛一圈就可以回来;且此时绝对保密,不能对任何人提及。

但莫名的,那‘向内来吧’四个字在她心头缠绕,让林飞瑶泛起了某种冲动。

想要闯入更深层区域,去大阵中央的冲动……

该如何?

林飞瑶咬着嘴唇思索了一阵,她倒并非不敢冒险,只是觉得自己遭遇的这事,太‘迷幻’了些。

脚下轻点,她已是有了决意,身影如一只孤雁,朝着大阵深处飘然而去。

几乎在林飞瑶捏碎那只吊坠的同一瞬间,正坐在树干仙殿附近打坐的王升睁开双眼,眉头略微一皱。

“怎么了?”

正守着铜镜的瑶云轻声问了句。

“心神突然有些不安,”王升抬手摸了摸脖颈,“并非是灵觉示警,就是感觉莫名有些烦躁。”

“或许是因那颗六窍悟道丸的缘故,”瑶云道,“那丹药虽厉害,却始终是外物,药效退却之后有些负面影响也是在所难免的。”

“嗯,或许吧。”

王道长点点头,“怎么样了?”

“没有找到合适的出手机会,”瑶云道,“此时比较难对付的高手已经有数百之多,他们各自也都十分谨慎,你现身太过冒险了些。”

“嗯,”王升打了个哈欠,“那稍后关键之战,就是神木凋零,内阵自开之时了。

对了,我们要不要也摸去外面,然后不靠玉牌,一步步走回来?按照杏黄旗的说法,那样也就有了进入仙殿的资格,与师姐汇合。”

瑶云给了一句灵魂拷问:“万一争不过呢?”

王升:……

还是在这里老老实实守着吧。

王道长升了个懒腰,哪怕是修为到了天仙境,这么久的精神紧绷,近两百场激烈的斗法,让他也是有些困乏。

这次,还真就做到了‘剑下不斩无名之鬼’,死在他手中的这些修士,差不多都是在各自星辰、星系颇有名气的天仙高手。

到此时,阻击计划已经步入尾声,接下来就只能是静待此地变化了。

最好师姐能在神木凋零之前走出仙殿,自己带着师姐混出去,而后远走高飞,离开此地旋涡。

要过铜镜,王升看了眼仙殿中的情形,突然发现自己师姐已经从躺着的姿势变成了坐姿,静静悬坐在空中。

她周遭有一股股浅绿色的光芒朝着她不断汇聚,而师姐额头也出现了三只如同绿叶一般的印记,将本就出尘脱俗的她,衬托的更是空灵美幻。

王升笑道:“看,又漂亮了。”

瑶云刚要说话,突然娇躯一颤,身形僵硬在那,那双秋眸此刻也是瞪圆。

一道嗓音突然从王升身后传来,竟是那般的清雅、柔和……

“哪怕是道侣,练功时偷看也是有些不妥的。”